土增税对工商业的破坏(上) #730

作者:欧神 2021-01-25 11:30:01 人阅读

微信图片_20201209102251.png


土增税对工商业的破坏(上) #730


计划经济的颟邗,毁掉了全中国的KFS.


一)问答

首先回答上一篇的问题。许多人问我,为什么倡议这样的税收结构。


  • 不满一年再次交易的,上限1%

  • 不满二年再次交易的,上限2%

  • 不满三年再次交易的,上限3%

  • 不满四年再次交易的,上限4%

  • 第五年及之后交易的,上限5%


我们要知道,“交易的源头,来于资源配置的不合理”。
因为时间变了,外部环境变了。工作家庭口味变了,所以才需要重新配置,才需要交易。

假设你交易的当天T+0是非常满意合理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过了T+1年有了小幅不合理,过了T+2年有更多不合理。
…………随着时间T+5,“再配置”的需求会更大。所以适用于更高的税收。
而“再配置”的效果是有上限的。错配也有上限的。五年以后5%不宜再增长。

现在的中国税制设计,基本是基于“阶级斗争”。看谁不顺眼,就对谁的税收更重一点。
这是不合理的。
真正的税收,应该是“服务型”的。税收和服务是一一匹配的。拔最多的鸭毛而不让鸭叫。


二)开发商

在现行的税制下,只有二种实体需要缴纳“土地增值税”。

  • 商铺

  • 一手KFS

毫无例外,这二个行业都遭受了土增税的严重摧残


首先,我们要讲一个事实,“过去十年,KFS赚得还没有炒房客多”。
这是一个业内圈内,心知肚明的事情。
但却是被外界极大误解,甚至友邦惊诧的事情。如果被文科生小编知道了,更不知道又要编出多少故事来了。

在过去的2000~2015年十五年间,房价本身涨了14倍左右。如果算上杠杆,则一般最高能做到3000%~4000%的回报。
而KFS的ROE,是没有这么高的。无论你看任何一份财务报表。


设想一下,假设你穿越回去,一直回到2000年。
一套市中心挺不错的板式公寓,类似于卢湾复兴佳苑,卢湾城市花园之类的。
KFS先完成了拆迁,土地拍卖,土建,绿化,配套,宣传。
一整套全部的事情办完,卖给你5000元/平米。
这其中KFS的利润,可能还不足1000元/平米。甚至更少。

别扯什么KFS还有“财务杠杆”之类瞎话。那都是文科生小编编出来骗你的。彻底的智商税。
你找万科的财务报表过来看看。普通的中小型房产商,还借不到他那个数量。

好了,现在这套 房子在你手里。你捂上几年,捂上十年,捂上十五年。
这房子由5000元/平米,一路上涨到了50000元/平米。
你赚了45000元/平米。这还没算你三成首付翘动。


可见,在整个房产“升值”中,炒家拿走了大头。
而KFS的利润几乎是微不足道的。无论KFS再怎么奋斗,也没赚多少钱。
从净资产回报率,几乎是秒杀的。


三)题外话

插播一句题外话。我们之前说到,粗略地可以划分出九次“宏观调控”

  • a) 营业税

  • b) 所得税和土增税

  • c) 针对KFS的土地和信贷收紧

  • d) 7090及差异化信贷

  • e) 经济适用房和保障房

  • f) 加息加准

  • g) 限贷

  • h) 限购

  • i) 房产税


但是,反抗是多方位的。除了寄希望于官方的“宏观调控”之外,民间自发地也进行了多次组织和抵抗运动。
其比较典型的。譬如于凌罡的“合作建房”运动。当然,此后还有“不买房运动”“众筹买房”等等。

于凌罡的“合作建房”乃是基于以下一种理念。

  • 房子的成本就是钢筋水泥,2000元/平米。

  • KFS卖你20000元/平米,那是暴利。

  • 大家联合起来,合作建房,绕开KFS暴利

  • 合作建房之所以失败,是因为KFS的阻扰,“阴谋论”。


看到于凌罡和他身边闹哄哄的五百人大团。我们只有微笑。
中国的毒教育,洗脑教育,培育出了一群能解微积分的理工男。可是其人文知识,这一科是不教的。
人文知识几乎为零,理工男就是肉猪,榨汁了拿去填花肥的。


于凌罡的假设,假设“建房”这一个环节是“无效率”的。是高毛利的。
因为他认为KFS“无效率”,所以才提出要绕开KFS。形成短链。
而他一旦入手,自己去做,就是完败。
屌丝们绝望地发现KFS其实是“高度效率”的,是极低成本的。完全无法被颠覆。就象电商最后一公里一样。

于凌罡一搞“合作建房”。最后搞出来的成本,甚至比KFS直接卖给你还要高。
成本限制,才是他失败的最主要原因。


其实,你想一想,用屁股想想用大腿想。
于凌罡当年的目标,不过是凑足200个人,每一个人30W元的款项。
合计6000W元启动资金。

六千万并不是很大的资金。你真的跑到“水库A8群”,找二三个人凑一凑也就出来了。只要二三个人。

你想一想,200人的沟通成本是怎么个概念,只要有一二个人小鸡肚肠,疑问计较,心眼比针眼还小,你要如何答疑。
200人的沟通成本,和二三个人的沟通成本,这绝对不是一个数量级上的。

二三个人就可以凑出六千万,可也没见A8们纷纷组团去当KFS。
二三个人都无法成事,你们200屌丝搞个鬼啊。

于凌罡真正的错误,在于他错以为KFS是个“高毛利”的行业。完全没有任何生活经验。
KFS赚得没有炒家多。正因为毛利率差异,大伙才宁可滞留炒楼业。不愿意去当KFS。

自从2003年来,我就不停地听见亲友,小白,雏儿,故作惊讶地说,“炒楼赚了钱,你怎么不转行去当KFS”。
对于这种蠢货言论,我们只有微笑。否则朋友都没得做了。


四)金融业

接着我们要说一说,为什么“炒楼赚钱,KFS不赚钱”。因为其本质的骨子里不同。

看问题要看实质,大道所向,直指根本。
目前我们这个时代,赚钱最多,工资最高,批量制造高收入人群的,主要是哪个行业。

千万不要说造原子弹的,也不是卖茶叶蛋的。更不是电气工程师,机械工程师,码农程序员。
在我们这个时代,赚钱最多的,主要是金融业。

在普通的制造业,一般的“实体”企业之中,你拿到年薪20W,就算一个不错的中层小组长了。哪怕是颇有科技含量,技术含量的岗位也一样。
可是在金融行业,20W年薪仅仅是起点。一般的中层干部,是50~60W元年收入。即使过了百万,也仅仅是泯然众人。

“金融业”的收入远超过一般企业。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趋势还没有大的改变。
而金融业的内在逻辑,他既不是“体力劳动”,也不是“脑力劳动”。
金融业主要是“风险劳动”。

你买入一只股票,你要说的全部话语,仅仅是二个字:“涨”还是“跌”。
你猜中了涨跌,就是数之不尽的金银。一天的收入可以比你一年工资还要高。
但是相对应的,风险也是一样的。
开春17天,2016.01.01~17th股票跌的钱,足以比你十年工资还多。

所以,“金融业”的行为,主要表现为你承担风险。



以KFS买地造房子为例,你花了4500元/平米成本,最后卖出去5000元/平米。利润500。
在这里面,你的利润是10%。这是“制造业”的平均利润。低于这个利润,别人不会来和你竞争。
KFS这一行,和杠钢筋灌水泥一样,没什么区别。都是卖苦力的活。其10%的利润是稳的。是旱涝保收的,是没有风险的。
低风险,低收益”。

而炒楼这一行呢。5000元买进,最后涨到了50000元/平米。
听起来似乎很美妙。
很美妙,你去炒好不好?

今天北京深圳100000元/平米的房价,你再冲进去,赌他涨到800000元/平米好不好。
你怕不怕他再跌到5000元/平米,倾家荡产?


所以说,承担多少风险,获取多少收益。“高风险,高收益”。
你如果不愿意承担风险,你就老老实实获取制造业“10%”的体力回报好了。


五)对话

贴一段上一篇《所得税和土增税 #710》中的读者留言和回复:

Q不收重税才是国耻。 炒房和拆迁造就的巨富更是国耻。房屋的增值部分有多少是业主的功劳? 就因为投胎到北上广,或眼光独到增值的部分就要独吞? 难道房屋增值的主因不是因为数以千亿的市政投入造就了稀缺的环境?我也炒房,可没你这样理直气壮,你这是贪天之功。
A:不是,谢谢。100%纯粹是因为炒房客个人的勇气和智慧。


Q:何以见得,房屋增值“100%纯粹是因为炒房客个人的勇气和智慧。”
A任何指责炒房暴利的说法,都有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炒楼这么好赚,你自己怎么不去赚”。
如果你认为这个行业存在无风险的,纯易赚的净利润。那你为什么不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你也去炒楼呢。说“炒楼暴利”的人,本质上是口是心非。从素质上讲就是人渣,SB,渣滓垃圾。


在《职业炒家(三)----- 正义感 #150》一文中我们说到:
我们绝不接受任何道德勒索,炒楼是降低房价的。崇高伟大高尚,炒楼不欠任何道德赤字。相反的,我们是整个社会最可爱的人”。

我们见到了人渣,左粪,文青,张口闭口就是“你欠社会的”。
好像非把你身上挖下一块肉才肯罢休。

我们不接受任何道德勒索。炒楼业赚到的利润,100%是因为我们自身的道德,勇气,智慧。
如果你认为有“白捡的钱”,那你也去炒啊 :@:@

归根到底,承担风险,就有资格获取利益。


(未完待续)


yevon_ou@163.com,2016年1月17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