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慈善和真慈善 #F1920

作者:欧神 2021-08-28 11:30:01 人阅读

微信图片_20201221152428.png



做慈善和真慈善 #F1920


一)慈善

晚上去听演讲了。清华科技园。
象哥哥这样的人,你让我正襟危坐二个小时,听一场演讲。自然非同小可。
没错,听的是任侄强,任大炮。

演讲的主题是:《企业家精神和社会公益
这个话题实在是有趣极了。正来反去,可以颠倒好几层。


在整个歧视链的最底层,是圣母和部分左翼人士。
他们的意思是:慈善是好的,商业是不好的。

具体说起来,他们的诉求,归纳为:“你拎着二袋大米到我家来,白送给我,这是好事。大大的好人”。
“可是如果问我收钱,哪怕打折销售,你也是坏人。万恶的奸商!”

圣母和左翼渣滓的诉求,其实就是“我要福利,但不给钱”。


不要犹豫,你跺你也疼。
当哥哥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也有类似的想法。最好天上能掉“馅饼”。
原始人对利益的算计,就是只看眼前三寸。给钱就是娘

小孩子终究要长大。
成年人的世界,需要意识到馅饼从哪里来。因此就进入了第二阶段。


二)商业

成年人的第二阶段,默认“付费合理,但是……

他们认为:
我们整个世界,还是要以商业为主导。辅以部分的慈善行为。

人类的动作行为,90%基于买卖支付。
但是在政府税收之余,挪出部分财政资金,补贴孤寡老人。有些有良心的大商人,主动地拿出财产做慈善。

世界的运行,依赖商业。坐吃山空,是不行的。
也就是某些人常说的“既要……也要……”。

这一类的想法,构成了目前世界的主流。也一手导致了,现今民主社会下,失控的福利政策。


今天任老的演讲,大致处于2.5的阶段。
其核心思想是:

  • 慈善是必须的。是缓和社会矛盾的

  • 政府主导的慈善,是低效率,浪费的。

  • 企业家主导的慈善,能获得更高的效率。这也是企业家的责任。


任老花了大量的篇幅,来讲述“爱”。说当社会贫富差距很大时,社会是不稳定的。


任老接着说,“政府慈善”的反作用力。
譬如说,目前的基层干部,已经禁止对同一户家庭,一年之内进行“二次”贫困审查了。

因为你第一次审查,鉴定他为贫困户。
半年后第二次审查,他把政府送的牛宰了。村子里还多了三个40岁中年妇女,特意不上班。

为什么,上班了他就“脱贫”了。就拿不到政府赠送的牛了。
政府扶植的“扶贫”,很容易摧毁当地公序良俗。反而搞得越发返贫。


任侄强认为,扶贫“慈善”也应该走“企业家”道路。
只有企业家,才能真正地四两拨千斤。才能真正把财富送到农民手中。

任老举了“任小米”计划。
在阿拉善SEE的沙漠地区,当地的水资源十分贫瘠。
对生态威胁更大的,则是地下水的不断枯竭。

因为大树的根,一般在-3米左右。如果地下水位持续下降,例如降到-4~5米,大树就吸不到水。树就会枯死。继而带动整个生态的崩溃。

“任小米”计划,鼓励当地的农民种小米。然后统一收购。
小米既养活了当地人的口粮,又锁住了地下水分。目前几乎可以做到水位不下降

进一步增加微滴灌设施的话,甚至可以让地下水位回升。
一旦地下水升到-1米左右。整片生态绿化就全活了。沙漠化逆转。


收购小米补贴的“差价”,对于马蔚华,柳传志,任潘这样的大巨头来说,完全可以承受。
通过“以工代赈”,带动了当地牧民的生产习惯,勤劳分配。
并且把补贴费用大大削减十倍。


哥哥在台下听得十分迷惑。因为任的观点,和整个奥派是完全冲突的。
在奥派的眼里,就是以上全错”。



三)奥派慈善

道教的核心观点,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在奥派的眼里,天地是一个整体。你的“干扰”越少越好。

“天行有常,不以尧存,不以桀亡”。
天地之间的运行,有他的自然规律,你不要去干扰他,不要去人为地扰乱他。


譬如说,政府如果去贫困山区,免费发放耕牛。
最贫困的一户家庭,可以分到一头牛。
扶贫的本身,就是鼓励了“最懒惰,最愚蠢,最怯懦”的一家人。

而村子里最富裕的一家人,不仅得不到奖励。反而还要纳税帮助弱者。
“最优秀,最勇敢,最聪明”的基因被大大削弱了。

如果政府扶贫,福利制度的危害性人所共知。
那么,改成企业家扶贫,又有什么区别呢?


企业家扶贫,如果企业家的“效率”可以提高十倍。那么,他们的危害,也只能提高十倍。
以沙漠“任小米”为例。如果该地区的农民,获得了如此巨大的补贴&指引。

那只会吸引方圆百里的牧民,更集中地居住到阿拉善来“蹭补贴”。
而阿拉善本身的居民,如果轻易获得了“外部能量输入”,则会鼓励他们改善生存。几代之后,人口暴增。


阿拉善地区,本来是因为生态环境恶劣,导致抽干地下水位。
而你的“补贴”行为,只会导致新一轮的人口爆炸,从而使该地区生态更更加恶劣。
你种的小麦再节水,能抵得过二倍人口么。

生态恶劣,意味着该地区不宜聚集太多人口,疏散为宜。
而你的慈善行为,完全扭曲了价格信号。

* 如果有大量的白领,愿意放弃工作和薪酬,付100000/年参与这个项目。则意味着几位大佬的身边,吸引了高密度“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在奥派经济学中,有一个非常经典的问题:
人该不该穿鞋子。

因为标准的奥派崇尚自然,反对一切人为“干扰”的因素,动辄反对破坏“信号”。
那你还穿鞋子干什么?

因为穿鞋子,使得人类的脚步皮肤极大退化。赤脚完全不适应山地行动。
非洲的土著,赤脚可以在草原上奔跑。但是现代人完全不行。跑几步就扎脚。
请问现代人,面对非洲土人,是否失去生存优势。
如果大洪水来临,是否容易灭绝。
卫斯理有篇小说《双王》,讲的就是一个坚持不穿鞋的土著主人公。


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你只能偶尔买一双鞋,不要穿鞋打乱平衡。如果你永远买得起鞋,你就应该买鞋”。


现代人的某些基因,已经严重依赖“人造工具”。
工具成了人类延伸一部分,我们该不该使用工具?

例如现代人,你抛给他一块生肉,几乎没几个人可以带血吃完。

  • 几万年习惯使用火。使得现代人脸部变窄,咀嚼能力下降,只能够吃精制食物。

  • 现代人肠道变短,节约消耗。但却无力消化生肉中的全部能量,只建议吃熟食。

  • 现代人动辄过敏,菌群严重缺乏。不能抵御生肉中的微生物。



回到阿拉善沙漠这个例子,你要搞慈善,你就要想清楚是“永久性”的,还是“一次性”的。
科学技术的提高,是永久性的。某些商路的打通,是永久性的。超廉价物品,是永久性的。
而“慈善性”行为,是一次性的。


如果你是“一次性”行为,你就打乱了当地要素分布。形成了不合理的资源定价。
如果阿拉善最终发展成为一个大型市集,
当“慈善组织”最终退出时。
将会是一场大型的生态灾难!



四)第四重慈善

(本节简略)

在经典的奥派学说中,奥派是反对慈善的。
Charity is devil

不仅不能给慈善组织以免税待遇,而且还要加税,加重税。
因为慈善就是行恶,行大恶。一条坏的福利政策,比杀人放火还要坏。
这些都是已有的框架。标准学术,老生常谈。



哥哥在台下听演讲,听得神思恍惚之时,突然想到,还有第四重慈善。
有一种慈善,它是好的。是“真慈善”。

你以为的真慈善,对社会有害,其实是假慈善。
你以为的假慈善,对社会有利,其实是真慈善。


“真慈善”的定义,你去了当地,大做好事,用“爱”感化了当地人。
无论是帮助贫穷,帮助弱者,最终是获得了他们的善意。
用“爱”弥补了贫富差异。缓解了“失意者”的愤怒。缔造和谐社会。

“真慈善”的受益人,其实并不是穷人。而是你自己。
为穷人所做的一切,获取他们的好感,其实在帮你自己。
那这就不是慈善。是残酷的马基雅弗利。


俺仰望天空,想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隐隐约约有一条线索。

  • 你所作所为,短期补贴,价格扭曲,对当地人未必是件好事。

  • 你收获了好名声,最终你是最大获益者。


这是什么,这是伪善啊!

搞了半天,原来影帝才是最大赢家。
真是不服不行啊。



yevon_ou@163.com,2018年8月22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