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一线间所发生的奥妙

作者: 2017-08-31 14:13:57

  道德经第五十章的原文是: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动之于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

  白话文的解释就是:人一生出来,就开始进入了死亡之旅。人以四肢九窍活著,人以四肢九窍死去,人以这四肢九窍,将自己的生命送到死地。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世人太贪婪今生的享乐了。听说善于得到并持守生命的人,行路不会遇到老虎,打仗不会受到伤害。在他面前,犀牛不知怎么投射它的角,猛虎不知怎么扑张它的爪,敌兵不知怎么挥舞他的刀。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已脱离了死亡的境地啊!

  今天,包括主流学者在内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一章是养生的内容,其最大的依旧就是韩非子的言语:“人始于生而卒于死”,其实韩非子的这句话也是哲学,表明生死之间不过是一个过程,和养生风马牛不相及。

  我认为当代学者理解是荒谬的,有两个问题需要斟酌:

  第一,《道德经》是哲学的精髓,这是有史以来的公论,在这样的文章中谈论养生的内容,是不可能的。哲学文章中会讨论生死,如何看待生死,穿越于生死之间,这是哲学。而养生,着眼的是生理上的生命,仅仅是医学。

  哲学的作用展现在无形之中,而养生注重的是有形,这是根本的区别。

  第二,历史上《道德经》的注者如云,甚至有几位皇帝都为其作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取舍之间,互有同异。但公认影响最大的是河上公作注的道德真经注,又名《河上公章句》,亦称《道德经章句》,为最古老的《道德经》注本。

  河上公,是历史上真正的隐士,也只有真正的隐士,才能理解道德经真正的含义。老子的道德经一直在倡导清静无为,只有真正的隐士才能体会到清静无为的含义和妙处,才能彻底放下名利和欲望,理解道德经的精髓。它对道德经的注释,自然远非那些在尘世间追逐名利之人的注释可比拟。

  对这一章的前半部分,河上公是这么说的:出生,谓情欲出〔于〕五内,魂静魄定,故生。入死,谓情欲入于胸臆,精劳神惑,故死。言生死之类各有十三,谓九窍四关也。其生也,目不妄视,耳不妄听,鼻不妄嗅,口不妄言,舌不妄味,手不妄持,足不妄行,精神不妄施。其死也反是也。人之求生,动作反之十三死地也。问何故动之死地也?言人所以动之死地者,以其求生活之事太厚,违道忤天,妄行失纪。

  “人以四肢九窍活著,人以四肢九窍死去,人以这四肢九窍,将自己的生命送到死地”,是核心部分,我认为老子在说:生,是因为四肢九窍展现活力而生;可因为各种无穷无尽的欲望,导致四肢九窍的衰竭,将自己送入死亡。

  当今社会,人们有无尽的欲望,让社会充满浮躁。可是,越浮躁,诱惑也就越多,心神永远无法安宁,也无法静心思考问题,也无法按照事情的内在逻辑去做事,更不可能持之以恒,最终,就把自己从“生地”(成功)送入“死地”(碌碌无为而老去)。我们越是要“求生”(成功),就越是容易入于死寂。生与死的可能性原本是相等的(生下来的时候,每个人成功与失败的机会均是平等的),但我们往往选择了死地。

  怎样才能打破这种“动之于死地”的生存悖论?老子让我们先沉静下来,凝视生命的真相,就像小时候把石子丢进池塘,看着池水泛起涟漪,又复归于平静。在此动静之间,了悟真正的生机与死寂。

  我们在今天的社会上生活,会看到一些成功的人,但看到更多的是一生碌碌无为的人。每一个成功的人都有其独到之处,而碌碌无为的原因基本相同,这是为什么?我在《如松看财富之道》中曾经讲过一个例子,那就是巴菲特。巴菲特为什么成功?是源于两点,第一,在他的社会下准许索罗斯存在。索罗斯是典型的空头,无论股指、美元还是商品,只要出现泡沫,它就会集合对冲基金去做空,这实际就是给商品价格、股指、美元“挤水分”,让它们时刻都处于合理的估值上。第二,它站立在索罗斯们建立的金融基础上(金融要素的合理估值),建立并运用自己独立的投资理论,坚持长线(这就是持之以恒),最终获得成功。

  无论索罗斯还是巴菲特,都是深刻研究美国社会的制度、金融环境、投资环境之后,按自己的理论实践取得的成功。如果将索罗斯放在朝鲜,估计他只有坐班房的份。没有索罗斯们存在的社会基础,以及它们所建立的金融基础,金融要素就会时刻处于泡沫状态,如果用巴菲特现在的投资理论长期投资五十年,到今天他还不如一个普通农民。大家可能不相信这一点,你可以把他移民到俄罗斯,他的投资模式也原封不动地移植过去,从上世纪中到现在,看看是什么结局!我曾经在《如松看财富之道》中做过一个短期数年的说明。

  索罗斯巴菲特是基于美国的社会环境、法律环境,金融环境,以自己的投资理论为基础,所诞生的产物。相反,你再看看俄罗斯的富豪,根本没有这类人物,它们基本都出自具有垄断性质的大宗商品领域。这是因为俄罗斯是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社会,具有实现资源垄断的基础,同时,它又是一个需要货币超发的社会,这就让他们可以通过垄断资源为手段聚拢全社会的财富到自己的手中,让自己成为富豪。所以,俄罗斯的富豪只能产生在具有垄断地位的商品领域。

  中国有很多巴菲特粉,期望复制巴菲特的模式,绝对不会成功,因为中美两国的社会基础截然不同。一个是普屎价值,一个是家文化,这是核心。

  每一个成功,都有其独到之处,每一个死寂,都是雷同。做到这一点,就需要让我们先沉寂下来,研究社会特征、法律环境,建立一套自己的投资理念,这就是生路。每天的脑袋中,如果装的都是奢华、攀比、面子、享受和欲望,就会让自己浮躁无比,就是死路。

  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

  凝视生命的真相,生死只在一线间。实现清静的内心,走你自己的道路,你就可能是一块丰碑。巴菲特在美国社会成为了巨富,然后又将绝大部分财富捐助给了社会,他就是在走自己的那个过程,最终成为一块丰碑。相反,如果时刻希望复制巴菲特,让自己成为巨富而满足自己无穷无尽的欲望,就会永远处于心神不安之中,对自己所处的社会基础茫茫然、也不会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理论,就只能走向死寂而碌碌无为。

  生命不过是一个过程,生与死相伴相生,而看穿生死之人,自然无所畏惧(想起了“我心光明”这句话,如此,也就什么都可以放下),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伤害他,自然就可以生(成功),这就是本章最基本的含义。